啤酒业新一轮涨价潮来临 到底该谁“背锅”?国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18 20:11

如果说此前啤酒业普遍提价是出于改善产品结构诉求的话,那么2019年可能到来的涨价潮则发于产业链的源头。

对于过度依赖进口大麦的中国啤酒业而言,原料的涨跌对终端产品零售价有直接影响。2019年,在种植地减产、关税增加等多重因素叠加下,涨价似乎已经成为必然。


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

原料价格波动幅度达25%

数据表明,2018年进口啤酒大麦价格波动较大,年底价格比之于此前有明显升幅。且当年度平均价格与年底价格相差达25%左右。

2018年我国进口啤酒大麦681.1万吨,比上年大幅降低23.2%,全年平均进口单价比上年上涨了17.6%,平均每吨大麦价格240.9美元,年底价293.4美元(到岸价,来源:国家海关总署)。

与啤酒业整体状态相似,从统计数据看,2012~2015年间中国大麦进口数量逐年攀升,2015年大麦进口数量及金额达到顶峰,在这一阶段,国产啤酒业的产能与销售额也同步达到巅峰。此后在进口政策引导下,进口数量骤降至2016年的500万吨,进口金额为11.42亿美元。

分阶段来看,大麦进口价格从2011年大幅上涨,从2012年左右,大麦价格进入价格下行周期。

2015年我国进口啤酒大麦1073.2万吨,比上年大幅增长98.3%,全年平均进口单价比上年降低了8.4%,平均每吨大麦价格266.5美元,年底价252.2美元。进口大麦的数量猛增,一方面是主要进口国法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等农产品丰收,另一方面在于国内啤酒业的发展也达到顶点——自2002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啤酒生产国后,啤酒产量一直维持全球第一,且增幅迅猛。

比之于巅峰阶段,我国的进口啤酒大麦数量大幅下降,接近40%;与此同时,小麦平均吨价虽降低了26美元,但是年底价却增加了31.2美元,约为12%。平均吨价与年底价的相差幅度,也远远超越2015年,这表明,2018年进口啤酒大麦价格呈现出剧烈波动的态势。

除了啤酒大麦之外,另一个重要原料啤酒花的价格也呈增长趋势。2018年进口颗粒酒花4749.3吨,比上年增加28.4%,平均单价增长6.8%。

业界认为,中国啤酒产业过度依赖进口原料,受到生产因素与贸易因素的多重影响,因干旱带来的减产、2018年~2019年中外贸易摩擦带来的关税增幅,都大大影响了啤酒大麦的进口价格。

减产16%,价格或翻一番

产量减少因素带来的成本提升、对主要出产国的“反倾销”措施,种种因素叠加,导致了啤酒大麦的单位售价大幅提高。

此前权威的《自然·植物》杂志发布研究结果称,全球变暖将导致大麦产量急剧减少,在极端情况下,将导致全球啤酒生产量减少16%(290亿升),啤酒价格可能将翻一番。